当前位置: > 比利亚雷亚尔新闻 > 比利亚亲笔:我出生卑微却享受了足球盛世感谢你父亲

比利亚亲笔:我出生卑微却享受了足球盛世感谢你父亲

发表于:2020-07-19 20:39 来源:百度SEO团队 点击:

  这是流传在我家里的一个传说,我的母亲跟我发誓这个故事是线年的时候,西班牙一个称之为图伊拉的小镇上,我的母亲发现自己怀孕了。起初,父亲想要一个女孩,这样的话我的姐姐就多了一个玩伴。当他们到了医生的办公室,发现两个人将有一个儿子的时候,我的父亲激动万分,他喊出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一个男孩!他将成为我家的小足球运动员!”

  这是我父亲人生当中的一个重要时刻,因为那时候他和我的妈妈,还有姐姐住在一间小公寓里,她们也没有任何兴趣跟他谈论足球。我的父亲是少数人中的一个,他需要一个小伙伴。

  可能在医生的诊室得知了我的性别之后,我的父亲就已经开始为我制定训练课程了。如果这听起来有些奇怪的话,那么我觉得你真的应该理解下我父亲每一天艰苦的生活。和小镇上的大部分男人一样,他长期在图伊拉的矿井里工作。每天晚上,他都要在地下800米的地方辛苦上班,以确保我们的家庭可以拥有需要的一切东西。这是极其困难、极其危险的一份工作。有一天晚上,那时候我还是一个孩子,矿井发生了一场事故,着火了。

  当我们醒过来的时候,我们听说父亲安全地逃了出来。当他回到家里的时候,我还记得他和我们谈起,他是如何逃离矿井的,有哪些人帮助了他。但当时还有一些矿工他们没有我的父亲那么幸运的。他们在那里被困了好几天的时候,更加不幸的是,有些人再也没能见到自己的家人。

  我的父亲冒着生命危险来养家糊口,他希望我可以过上更好的生活。不得不说,如果没有他,我根本不会有机会为瓦伦西亚、巴萨或者是马竞效力,我不可能会获得世界杯的冠军。我没有机会来到纽约城,该死,我甚至有可能没办法正常奔跑。

  这听起来像是一个笑话,但却是一个真实的故事:如果没有我的父亲,我的右腿会比左腿短一截。我现在就来和你们叙述这个故事吧...

  图伊拉是一个工人阶级小镇,但与此同时也是一个充满欢声笑语的地方,这里的人口稠密,有许多的小孩子,我很高兴。我不会用世界上的任何珍贵东西来交换我美丽的童年时光的。我家在一栋很小的公寓楼里,经常会有很多的朋友还有亲戚来我家做客。我记得当时为了可以在家里踢球,我不得不用废纸还有胶带沾出了属于我自己的球,因为我的母亲从来不允许我在家里用真正的足球。显然,那样的话我会把家里弄得一团乱的。

  图伊拉不像是那些大城市一样,在大城市里你总是可以找到合适的球场来踢球。而在这里,我只能和自己的朋友临时拼凑起一个小型足球场,我们也可能会在街道上还有广场上踢球。我们会在停车场踢球。我们会在那种公园大门附近的草坪上踢球,尽管草地有些高低不平。想想这样的事情,我甚至怀疑图伊拉没有哪块地方是我们还没有去踢过球的。

  我四岁的时候,有一次我踢球的时候,发生了意外,一个年龄比我大一些的孩子压在我的身上。我依旧记得当时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。我们去了医院检查,结果显示我的右腿腿骨骨折了。因为我当时太小了,医生找不到其他的方式来治疗我的骨折,除非两条腿的长度受到一些影响。于是乎,我几乎就成为了长短腿。

  我的父亲试了各种办法希望可以治愈我,有一天他找到了一名对于重力方面医学有研究的医生。我不得不一整天都躺在医院里,他让我把一条腿悬在半空,这样我的骨头才可以自由愈合。对于一个四岁的孩子来说,这真的非常困难,而且这样的方案花费了我很长的时间,但是为了骨头可以自由愈合,我必须这么做。

  至少我的父母是这么告诉我的。对于那段时光,我几乎没有什么回忆,大概是因为我当时几乎每一天都要把腿悬在半空吧!

  每一次我被允许下床,我就会开始继续踢足球。我当时的右腿依旧打着石膏,所以我不得不一瘸一拐地走到院子里,靠着房子的一角,然后我的爸爸会一次次把球传到我的左脚下。我又会一遍一遍地把球踢还给他。当人们分析我的比赛的时候,他们总是谈论我是名全能的球员,我是如何做到两条腿都可以射门的。

  我的父亲是对我影响最深的那个人。迄今为止,他已经不仅仅是我的父亲,他还是我的朋友。他会带着我去训练,观看我的训练,然后带我回家。当天色变暗,道路泥泞的时候,我的父亲会继续鞭策我;当道路结冰,天气寒冷的时候,他会早早地把车发动起来弄暖,这样我回家的路上就不会觉得冷了。

  当我的父亲不在家的时候,作为家庭主妇的母亲会花费大部分的时间和我们待在一起,她会努力照顾好我们,然后带我们去上学......

  她和我的父亲给予了我们一切。未来,我也会希望我的小儿子小卢卡可以像我一样,从自己的父亲身上看到这些东西,这样的话我会很欣慰的。他是我的偶像,我的榜样。在那个矿井里他遭受了许多的苦难,但我一直认为他是一个快乐的人。他给我最重要的建议就是“努力工作。”

  我的第一支足球俱乐部是兰格勒奥俱乐部,那是阿斯图里亚斯地区除了希洪竞技和奥维耶多之外第三好的球队。我的父亲会说,他从我的身上看到了和其他球员不同的东西,我不确定他这样说是不是因为我真的是一名好的球员,还是仅仅出自于他对自己儿子的爱。

  16岁的时候,我单纯只想享受踢足球的快乐。不过当希洪竞技签下我的时候,我的心态发生了变化。我意识到自己来到了一家培养职业球员的俱乐部,他们很快就邀请我和第二梯队的球员们一起训练,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梦想,因为当时那支球队在西班牙的第三级别联赛踢球。但只有一个问题,他们的训练是在早上,而我当时还在学校里努力地想要成为一名电工。

  我知道自己想要成为一名足球运动员。可以说,我的父亲也是如此。我们必须说服母亲,我没有挣到任何钱,显然妈妈并不希望我退学。但是没有人指望我可以这么早就成为一名职业运动员。所以我告诉母亲:

  “妈妈,我想给自己两到三年的时间,看看能不能以足球为生。而如果我没法做到的话,我保证自己会回到学校的。”

  在足球世界里,你经常可以这么说。如果我在22岁的时候还没办法走入职业足坛的话,我依旧有时间去学习、读书。但感谢上帝,我不必等到22岁。6个月之后,我就签下了职业生涯的第一份合同。那一天,我和自己的经纪团队来到了希洪竞技的办公室。他谈到了薪水的问题,但我太开心了,根本就不关心钱的问题。

  在一些俱乐部里,当各支俱乐部的B队比赛的时候,很少有人会来观看。可以说,到场的大部分都是球员的父母和亲属。当我在主场代表希洪竞技二队首秀的时候,当时体育场爆满了。大约有3000多个人,新闻媒体都在球场边。

  这对我的触动很大,我的意思是,我完全没有做好准备。一名职业球员在数千人面前踢比赛,你们知道这样的感觉吗?他需要接受媒体的采访,需要了解外面的世界,经常长途旅行。我来自于图伊拉,一个小镇的孩子,18岁的时候第一次启程飞往拉斯帕尔马斯之前,我甚至还没有坐过飞机呢。

  当我加入希洪竞技一线队的时候,我们的球队还在西班牙乙级联赛征战,我的全家都会来看我的比赛,包括我的叔叔,还有堂兄弟们。

  自从2003年我加盟萨拉戈萨以来,一切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。两周的时间之后,我和女朋友帕特莉夏结婚了。当时我们两个都是21岁,现在我们要搬往一个新的城市生活,这里距离希洪差不多要5个小时的征程。

  我们之前从未离开过父母。我当时已经在西甲踢球了,我需要每周都拿出好的表现,因为萨拉戈萨在我身上花了很多的钱。我很高兴,帕特里夏、我的父母还有她的父母、我的兄弟姐妹们都帮助了我,每个人都对我们很好。因为所有的一切都发生得如此之快。在两年半的时间里,我从在希洪竞技和朋友们一起踢球开始,到面对罗纳尔迪尼奥、罗伯特-卡洛斯以及齐达内这样的超级球星。

  一开始很多的记者都不看好我,因为我踢得并不好。但是教练帕科-弗洛雷斯始终非常信任我。随后我开始慢慢进球,到赛季末的时候我已经成为了队内的射手王,我打进了17个联赛进球。有一天我的经纪人告诉我:“如果你继续保持这样的优秀状态的话,会有一家更好的俱乐部支付你的违约金条款的。”

  我刚刚和俱乐部签下了合约,知道自己可以赚多少钱,知道自己的签约花费了多长的时间。于是我问他我的违约金条款是什么?

  我当时想:“没有人会愿意支付我的违约金的,这么多钱。”你感觉这样的事情并不真实,我不值这么多的钱(但两年的时间之后,瓦伦西亚真的支付了我的违约金)。

  身边的一切都改变的如此之快。对于我来说,2005年2月份对于我来说是一个超级真实的时刻。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的。在训练快要结束的时候,有一些人走进了训练场。我当时正在练习任意球,他们径直朝我走了过来,但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。

  其中的一个人是萨拉戈萨的媒体总监,他手里拿着一件红色的球衣,和我小时候穿的那件一模一样。

  我知道自己近期打进了很多的进球,我的球迷们一直在高喊我的名字!新闻媒体们也开始提到我的名字,但是老实说,我不觉得这样的事情会发生的。

  你们知道,作为一个孩子的时候,我有自己最喜欢的俱乐部,希洪竞技和巴萨,但我唯一拥有的是一件就是国家队的球衣。它没有名字也没有号码,团队的利益高于一切。我最大的梦想就是为国家队效力。但是就像我说的,这是我儿时的一个梦想.......

  而现在当我踏上训练场的时候,媒体总监拿着球衣走向了我,那是一个我永生难忘的时刻。

  他们甚至还带了一名摄影师给我拍了一张身披国家队队服的照片。我现在告诉你们,为国家队效力是我做过最伟大的事情。在23岁的时候就可以得到国家队的征召......这样的时刻你会开始思考未来自己可以走得多远。我们的国家队拥有劳尔、莫伦特斯这样的球员,我看着他们,然后我想要成为他们那样的球员,“我想要和他们一样。”

  我的西班牙国家队处子秀是2005年2月9日在阿尔梅里亚进行的一场世预赛的比赛,我们的对手是圣马力诺。我们的教练是路易斯-阿拉贡内斯。他是给我帮助最多的人之一,希望他可以安息,我们将会永远记住他的。

  在我们的第一堂训练课上,他告诉我:“你只要在这里做和你在萨拉戈萨一样的事情就行了,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把你带到这里。”

  比赛开始的时候,我坐在了替补席上,我一直都在希望和祈祷。你们都清楚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。

  中场休息前的5分钟,体能教练告诉我开始热身,阿拉贡内斯没跟我说任何东西。然后在半场休息的时候,阿拉贡内斯拉住了我。

  “你现在要去做好准备,”他说:“下半场你直接登场。所以你必须在热身的时候做好准备。”

  当我们参加2006年世界杯的时候,过往的事情一直缠绕着我们。人们一直在谈论,我们从未闯进过半决赛的比赛。欧洲杯上,我们已经有22年没有做到过这样的事情了,世界杯上,自从1950年以来我们就再也没有进入过四强。而其中一场比赛的失利依旧深深印刻在我的脑海里。

  1994年世界杯的时候,西班牙和意大利在四分之一淘汰赛中相遇,我依旧记得当时路易斯-恩里克血染球衣。塔索蒂打破了恩里克的鼻子。当这件事情发生的时候我流了很多眼泪。不仅仅是因为西班牙输球了,同时因为恩里克是我的偶像。

  我们在2006年的世界杯上表现很出色。不幸的是,法国比我们拥有更加充足的经验。我们很确信这样的失利对我们的2008年的欧洲杯比赛很有帮助,但人们总是谈论我们过去的失利。

  这也是为什么2008年欧洲杯,我们四分之一淘汰赛面对意大利的时候,比赛变得如此重要。我们是球场上更加出色的一方,当比赛进入点球大战的时候,记者们已经开始码字撰稿了。

  这让我想起了自己在希洪竞技B队的首场比赛,球员们的心态是非常重要的,我们需要拥有正确的心态去面对好这样的压力。我敢肯定的是,曾经有许多和我一起踢球的球员,他们比我更有天赋,但他们从未取得过比我高的成就,因为他们缺乏足够的韧性。

  当我们在点球大战中战胜意大利的时候,我可以告诉你们的是,我们甚至已经感觉自己拿到了冠军,我们拿到了奖杯。因为我们将改变历史,你们知道吗?

  赢得欧洲杯的冠军改变了我们参加2010年世界杯的心态,我们更加放松了。我们现在清楚一起获胜的感觉了,我们谁也不怕。

  这是一个巨大的打击,我们0-1不敌瑞士。许多人们都说我们的传球太多了,我们应该进行更多的防守。不过我觉得这是我们踢得最好的比赛之一,我们尝试了24脚射门,但却始终没有取得进球。但是球只是不想进网。

  这是非常难接受的。但这场比赛的失利已经开始让我们意识到,我们没有办法承担更多这样的错误了。

  我们和智利踢了一场决定性的比赛,我记得当时他们的门将冲了出来,把球击出,随后球正好来到了我的脚下。我有一次不错的射门机会,但我的位置距离球门有足足45码的距离。我开始尝试用我的左脚射门。当我比赛结束的时候看视频回放的时候,我开始想:上帝啊!如果我可以用右脚控球的话,那么我可能会拥有更好的射门机会的。

  我觉得这出自于本能。这是你与生俱来的东西。事情改变得如此之快,你甚至没有时间去思考。当足球进入禁区的时候,你就会选择射门。事后你会开始思考:“我不应该在那个位置射门,我应该离球门的位置更近一些的。”但...好吧,你已经做到了这样的事情。

  你能学会的事情就是保持冷静,如果你开始陷入疯狂,你就会开始进球。这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我身上。我可能会轻易地丢掉球权,在盘带的时候被对手抢断。所以我开始持续告诉我自己:

  当你进入世界杯淘汰赛阶段的时候,你会开始关注其他的比赛,看看自己的对手是谁。但是在南非,我们并不在乎自己的对手是谁,这是真的。我们有着这样的自信心,不是以趾高气昂的方式。更多的是来自于内在的信念。

  这很奇怪:甚至连我们自己都知道这样的自信心来自于何方,你只是恰好拥有这样的信心。

  即便是在决赛的比赛中,我们和荷兰在常规时间战成了0-0的平手,我被换下场的时候我依旧觉得我们会取得胜利。但老实说,我觉得我们会通过点球大战决胜,我们的门将教练也已经开始准备了点球大战了。

  伊涅斯塔进球的那个时刻是我整个职业生涯最为美好的时刻,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。尽管那不是属于我创造的时刻,但我们都清楚我们完成了这个国家以前没有做到过的事情。为了找到更美好的感觉,我后来在看台上见了自己的家人,他们都在那里等我。

  直到我后来回到西班牙,我才开始意识到自己所取得的成就。在南非,没有太多的西班牙人,但当我们回到马德里的时候,我们看到整个国家都在狂欢,就好像是我们赢得了另外一座冠军奖杯。

  我现在已经36岁了,而这将是我第一次坐在电视机前观看世界杯的比赛。但作为一名出身卑微的球员来说,我已经足够幸运了,我可以连续三届参加世界杯的比赛。这些,我都需要归功于我的父亲。最让我担心的是自己有一天没办法踢球,我担心有一天我没办法跑得很快,担心自己的状态下滑,担心有一天我必须离开心爱的足球。

  这就是我对训练、饮食和所有的小细节都如此重视。我知道这一天终究会到来的,但我希望尽量延缓这一天的到来,在那之前,我都会继续踢球。我会不断尝试在自己的比赛中添加新的东西,光有天赋是没什么用的,你需要每天都磨练自己。